[海口比特幣挖礦機]別以為就黑客在玩幣,關于比特幣的犯罪都在這!當你在 Google 搜索「比特幣」時,第一條結果會貼心地告訴你此刻的行情:

  

 

  然而,這并不是歷史最高價格,在瘋狂的 2017 年末,單個比特幣價格曾一度飆升至 20000 美元。

  

 

  圖片來源于google圖片

  【如果有 10% 的利潤讓人瘋狂,有 50% 讓人不顧一切,有 100% 的利潤可以挺而走險,有 300% 的利潤,可以踐踏人間一切法律】。

  那個時代的馬克思可能想不到,世上會出現比特幣這般暴利的存在,但他對于人性的總結,卻在一直適用。

  比特幣價格大熱,同時帶給司法實務界新的挑戰,「元典智庫」公開裁判文書數據顯示,2014-2017 年間,刑事案件當中,涉比特幣的案件數量呈逐年遞增趨勢:

  

 

  圖片數據來源于【元典智庫】

  以【比特幣】為關鍵詞在元典智庫平臺上做檢索,檢索到公開刑事裁判文書 129 件,通過對案情做具體分析,我發現 “涉比特幣刑事案件” 呈現以下兩個特點:

  一 .罪名分布集中

  從案由大類分布來看,“涉比特幣犯罪” 集中于刑法分則中的 3 個章節:

  · 侵犯財產罪

  · 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

  · 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

  另外,由于單人多罪案件的存在,其他章節也少量涉及:

  

 

  圖片來源于【元典智庫】2018.3.8日的檢索結果

  二.案例類型多樣

  在檢索到的129件案件中涉及的案例類型呈現多樣化的態勢,包括:

  盜竊罪

  詐騙罪

  傳銷罪

  敲詐勒索罪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

  共計17類罪名,我們從中篩選出一批與【比特幣】相關的典型案例予以展示:

  

 

  在涉及比特幣的盜竊罪案件中,我們意外發現:被盜對象出現頻次最多的,并非比特幣本身,而是「電力資源」,「盜竊電力資源」類案件甚至占此類盜竊總案件數 70% 以上。

  典型案例如:

  “

  馬鞍山市雨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5年11月26日,被告人謝某某在其承租的馬鞍山市雨山區向山鎮向陽村謝某私建的一處廠房內擺放比特幣挖礦機,私自架設電纜連接廠房東側的高壓線,竊取電力以供比特幣挖礦機生產。2016年2月27日至3月8日,被告人謝某某共計竊取電量5370.95千瓦時,價值人民幣4342元。

  ”

  由于比特幣“挖礦”需要大量電能消耗,不法分子鋌而走險,通過“私拉電線”,“破壞電表” 等多種途徑盜竊國家電力,我們在關注比特幣增值的同時,也應該看看比特幣是怎么來的。比特幣雖然是虛擬的,但生產比特幣的電力卻是實實在在的。

  

 

  與比特幣相關的詐騙類案件,更可謂是套路滿滿:

  ◎ 「黑心商家,空頭承諾騙錢財」

  典型案例如:

  “

  四川省旺蒼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4年1月至2月期間,被告人龐某利用其在阿里巴巴購物網站和淘寶網開設的網店,打著銷售“比特幣挖礦機”的幌子,以需要墊資為借口,誘騙買家拍下貨物后先行向支付寶付款,在未收到貨的情況下確認收貨,采取不發貨的方式進行詐騙。

  ”

  ◎ 「戲精附體,監守自盜、賊喊捉賊」

  典型案例如:

  “

  劉某1和被告人賀挺轉走了網站上的120個比特幣,后由被告人賀挺存放于其私人注冊的錢包內。2013年10月26日凌晨,劉某1指使金某最終關閉了該交易平臺,并讓金某將該網站跳轉至一個被黑的頁面,偽裝該交易平臺是被黑客攻擊的假象,試圖讓客戶誤以為網站也是受害者,繼續蒙騙網站客戶。

  ”

  此外,在詐騙罪當中,比特幣也被用作「轉移贓款」的新型方式,例如從事詐騙的犯罪分子將詐騙的錢款通過在互聯網購買比特幣后,將比特幣再通過地下錢莊兌換成現金提現。

  此種洗錢手段更加隱蔽,對公安司法機關取證和追贓,都提出了挑戰。

  

 

  比特幣價格的瘋漲,也給了傳銷組織新的“靈感”:

  他們以比特幣為范本,發行山寨虛擬幣,虛構財富神話,通過不斷發展下線的方式瘋狂聚斂財富。

  典型案例如:

  “

  中山市第二市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6年4月,被告人秦紹林在他人介紹下注冊成為“恒星幣”會員,并發展了被告人何燕意及金某君(另案起訴)為直推下線。兩名被告人通過微信發布“恒星幣”的宣傳資料(含注冊鏈接)、在被告人何燕意經營的中山市小欖鎮某服務所內當面介紹等方式宣傳“恒星幣”,吹噓“恒星幣”的投資收益及發展前景,引誘他人注冊成為“恒星幣”會員并投資購買能挖掘“恒星幣”的“礦機”,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以發展下線人員數量及銷售“礦機”的數量作為返利的依據,實施網絡傳銷活動。

  ”

  這種山寨虛擬貨幣,又被稱作「傳銷幣」,因其具有類似比特幣虛擬性和隱蔽性,在取證和打擊方面都存在一定難度,此類傳銷亦層出不窮。

  如果發現有摯愛親朋沉迷于此,請隨手轉發幾篇裁判案例,珍愛生命,遠離傳銷。

  

 

  由于比特幣的技術特性,除了被間接用作轉移贓款,也會被直接作為勒索的財物,2017年肆虐一時的勒索軟件 WannaCry 便是如此,司法裁判中也發現了類似情形。

  相關案例如:

  “

  蘇州市吳中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趙志剛于2016年7月底至8月初,利用從互聯網獲取的登錄口令,通過電腦操作,進入被害單位蘇州淘豆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淘豆公司)的服務器,竊取該公司的網購訂單信息若干,并以泄露上述信息為由實施威脅,迫使該公司支付比特幣合計20枚,價值合計人民幣75425元。公訴機關為證明上述事實,提供了相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趙志剛敲詐勒索他人財物,數額巨大,應當以敲詐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趙志剛歸案后如實供述其罪行,可以從輕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