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特幣(LTC)這個市值排名第7位的加密貨幣迎來了自己的7歲生日。2011年10月8日,萊特幣創世區塊誕生,5天之后,萊特幣網絡正式啟動。

 

比特幣誕生于2009年,萊特幣之所以在兩年后就出現是為了解決比特幣體系的弊端。比特幣采用了SHA-256算法,而萊特幣則選擇Scrypt,區塊確認時間只需要2.5分鐘。

 

 

萊特幣創始人Charlie Lee近日也在社交網絡上表達了對這一加密貨幣的祝福。曾在谷歌擔任工程師的Lee自2011年萊特幣誕生以來就一直是加密貨幣領域的先鋒人物。除此之外,他還曾擔任Coinbase的技術總監。

 

在近期的采訪中,他從萊特幣的誕生談到了萊特幣和比特幣之間的關系以及現階段加密貨幣普及面臨的技術和社會障礙。

 

他提到,一開始創造萊特幣是覺得好玩,后來意外成為了一個知名項目。他有點后悔當初沒有像中本聰那樣隱藏身份,但萊特幣創始人這個身份的確方便了他為這種加密貨幣做事。不過,在萊特幣變得更成熟之后,他認為自己最終會離開。

 

當時為什么會想要創造萊特幣呢?

 

Charlie:剛開始只是覺得好玩。我想要體驗一下比特幣的基礎代碼。接著我就想要創造出一種比當時其他競爭幣更強大的幣。當時想以一種非常公平的方式推出這種幣,因此沒有預挖礦,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從頭開始挖。因此這方面相對其他競爭幣沒有太大優勢。另外,我還想創造一種與比特幣互補的東西,這也是‘比特金,萊特銀’說法的來源。


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比特金,萊特銀”的說法,可以談談你對萊特幣和比特幣關系的看法嗎?

 

Charlie:我一直認為,為了讓比特幣保持去中心化以及安全特性,它無法同時處理大額和小額的交易,因為這兩類交易的費用是一樣的。所以我們需要取舍,對吧?如果比特幣主要用于轉移大額資金,那么手續費就會很高,安全性也會很強。而萊特幣就起到了互補的作用:其可以用來處理小額資金交易,收取更低的費用。


萊特幣誕生已經有7年的時間了,有沒有那么一刻讓你感覺它就要失敗了?

 

Charlie:要殺死一個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是很難的:即使只有一到兩個人支持,它也會活下來。我認為2013年到2014年期間,萊特幣好像過時了,當時我一門心思撲在比特幣身上——當時我在Coinbase工作,所以并沒有太關注萊特幣也沒有去了解它發展的怎么樣。不過后來證明它做得很好,并且強勢回歸了。


比特幣和萊特幣之間的另一個奇妙對比就是,比特幣的創造者是完全匿名的,而你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活躍在公開場合。你認為作為一種主要的加密貨幣的創造者,公開活躍于各個場合有什么優勢和挑戰呢?

 

Charlie:我認為中本聰隱瞞身份并且離開這個項目是有充分理由的。現在看來,我當時應該做同樣的決定。我想說,作為一種去中心化加密貨幣的公眾形象代表真的很矛盾。


但絕對也是有好處的。舉個例子,兩年前比特幣在激活隔離見證(SegWit)的時候遇到了很大的麻煩。我認為隔離見證是一個很棒的功能,只不過實在有太多人散播FUD(害怕、不確定性和懷疑情緒)了。當時我想到,我可以讓萊特幣激活隔離見證來幫助比特幣。作為萊特幣的創始人我完全有能力讓它激活這個功能。相反,比特幣要想采用新功能就很難,總是會有人反對:什么時候能達成共識實在很難說。而對于萊特幣來說就簡單得多,因為我就在這里。

 

至于壞處,很顯然,萊特幣的中心化程度更高。如果有人想要攻擊萊特幣,直接沖著我來就行了。這一點真的要改變一下了。因此,我認為最終我不得不離開萊特幣——可能是幾年后,等到萊特幣能夠成為一種現實世界貨幣的時候。到了那個時候,我要是還在這里指手畫腳就沒有意義了。

 

因此,這就是仁慈的獨裁者和民主之間的區別:民主的效率更低,但確實更加去中心化。

 

你曾說清倉萊特幣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離開這個中心化領導地位做準備。你說過,清倉萊特幣之后會有其他一些因素刺激你繼續幫助萊特幣走向成功。那么你說的這些因素指的是什么呢?

 

Charlie:現階段已經不是經濟上的收益在驅動我了。我愿意在萊特幣身上花時間是因為它是我的孩子:我創造了它,我想要看到它成功,如果它真的能夠成功,我就會感到很驕傲。我現在所有的時間都花在萊特幣身上,比起金錢,時間對我來說更有價值。因此我絕對是全身心投資在萊特幣的成功上的。


我沒必要真的持有萊特幣。經濟利益并不重要。我現在甚至比以前工作更賣力:以前我還有萊特幣,但大部分時間還是花在Coinbase上的。

 

在你看來,哪些項目會是萊特幣的競爭者?例如,你對萊特幣和BCH的關系怎么看?

 

Charlie:我認為加密貨幣通過健全貨幣的特點為這個世界帶來了價值。去中心化是低效的,但其創造了一種我們以前從未見到的貨幣形式:它是去中心化的、抗審查的、不可篡改的。沒有人可以增發;沒有人可以造假。這種貨幣非常強大,這就是其價值所在。


從這個角度來看,很多項目都在向‘健全貨幣’這個目標發展。顯然比特幣就是最健全的貨幣形式,萊特幣排名第二。我對門羅幣也很感興趣:我認為隱私性和可互換性是萊特幣和比特幣的不足,但卻是很必要的特性。

 

我的確認為BCH是一個競爭者,但他們的目標似乎是成為PayPal 2.0。他們喜歡在鏈上執行一切操作,因此交易吞吐量會比較高,但他們犧牲了去中心化。運行節點的難度會變得越來越大,愿意運行節點的用戶會越來越少——最終只有大型企業和大型礦工愿意這么做。BCH已經集中在這些大型玩家手中了,我對它并不感興趣。

 

最后我想說,只有健全貨幣才能在加密貨幣領域勝出。你不可能因為交易吞吐量勝過PayPal而成功,因為你只是在和中心化的系統競爭。再說了,如果你不具備健全貨幣的任何重要特性那還有什么意義呢?

 

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特性才是這個社區活躍且壯大的關鍵。你在發展萊特幣社區方面做了什么呢?

 

Charlie:這是一個復雜的話題。我不清楚社區對于一個項目的成功來說有多重要。美元還有其他法幣都沒有社區,對吧?


總的來說,加密貨幣的社區很強大。我經常和社區互動,主要是通過推特。我的推特粉絲很多,我通常會發表自己的看法:什么才是有價值的以及萊特幣和比特幣如何才能實現更好的發展。但與此同時,如果他們當中的一個真的成為了全球性的去中心化貨幣,那么其社區就是全世界。不僅僅是推特或Reddit上的幾千幾萬人。

 

我之所以說發展社區對萊特幣來說很重要是因為很多有關萊特幣普及的工作都停滯不前,例如Bitpay商戶更愿意接受比特幣而不是萊特幣。這是不是意味著社區才是讓萊特幣走向世界的關鍵呢?

 

Charlie:是的;萊特幣和比特幣的終極目標就是支付,對吧?也就是成為一種現實世界貨幣,用作價值轉移。現在有90%以上的人認為這是一種投機,或者買入比特幣就是覺得未來可能用得上,要么就是覺得幣價會漲,最終得到更多錢。因此,我希望能夠推動一個以支付為中心的未來。


至于商戶的接受度以及人們會不會真的去用,這是雞和蛋的先后問題。如果沒有人接受萊特幣支付,就不會有人去用它;如果人們不去用它,那么商戶也沒理由接受這種幣。所以我肯定會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我們發起了一個活動叫‘#用萊特幣支付’。這是一個草根活動,人們可以鼓勵所有人用萊特幣支付,鼓勵當地商戶接納并使用這種幣。只要人們開始用了,商戶也會意識到接受這種幣是有意義的。我們希望能夠啟動一個良性循環。

 

比特幣面臨的兩大挑戰就是延展性和價格波動性問題。你曾說過萊特幣可以幫助比特幣解決延展性問題,但萊特幣將來會不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呢?如果會的話,要怎么解決呢?如果不會,又是為什么呢?

 

Charlie:一方面,和比特幣相比,萊特幣的出塊時間快了4倍。因此其更容易解決延展性問題。但最終我們還是需要閃電網絡等二層方案幫助萊特幣和比特幣實現擴容。


有了閃電網絡之后,比特幣和萊特幣可以通過原子互換直接交易:也就是發送比特幣之后,收到的是萊特幣,反之亦然。這樣萊特幣就能幫比特幣處理交易了。至于比特幣是否需要鏈上擴容,例如增加區塊容量,還有待觀察,畢竟二層方案的部分交易還是需要鏈上結算的,比特幣最終可能還是會出現空間不足的情況。我認為我們最終會有解決方法的,船到橋頭自然直。

 

最后,我認為目標應該是讓鏈下或者二層方案來處理小額支付——比如買咖啡或者微交易,這樣基礎層才能更加去中心化,也更加安全。

 

那么價格波動性呢?你認為這是不是萊特幣用作日常支付的阻礙?

 

Charlie:是的。很多人不想花費它是因為價格太低了,他們不想以低價賣出。對商戶來說也很為難:商戶不愿意以萊特幣給商品進行定價,更多的是用美元定價然后兌換成萊特幣。因此這絕對是非常復雜的情況。

我認為比特幣和萊特幣的波動性會越來越小,如果你了解過相關數據就會發現這種波動性已經變小了。幣價波動性的原因在于今天人們可能認為比特幣能成為世界儲備貨幣,到了明天 Mt. Gox被攻擊損失數億美元之后,人們就會說‘這是垃圾,毫無用處。沒人能夠安全持有自己的幣,比特幣什么都做不到。’但隨著硬件錢包基礎架構的不斷完善,存幣就變得越來越簡單了,花幣也不再是難事。隨著閃電網絡的部署,我認為幣價會上漲,最終決出加密貨幣的‘真實價值’所在。我們不知道這一天什么時候才能到,但幣價波動性一定會減弱。

 

有沒有想過提高萊特幣的出塊速度?如果出塊時間是半分鐘會有什么利弊?

 

Charlie:出塊速度越快,挖礦效率就越低。到時候會有更多孤塊:當兩個礦工挖出了同一個區塊,其中一個就會成為孤塊,這樣礦工的努力就白費了。


加快出塊速度的另一個劣勢就是攻擊網絡的成本將更低。假設50%的區塊都是空塊,算力是100GH,那么攻擊者只需要50GH的算力就可以發動攻擊,也就是用更少的工作量創造出更長的鏈。這絕對是個問題。不過我認為出塊時間10分鐘也有點過頭了,實在太長了。

 

還有一個問題是,假設大半的網絡突然斷開了五分鐘,那么當網絡恢復的時候,區塊鏈就會被一分為二,可能造成雙花等問題。交易確認時間越短就越能避免這類問題。不過我認為兩分半就可以了。

 

即時的鏈上確認是不可能的。這是一種取舍:如果要想即時確認,就會出現大量的孤塊。因此我不認為萊特幣會改變出塊時間——這么做根本沒有意義。閃電網絡等能夠提供即時支付的二層方案才是我們最需要的。

 

萊特幣腳本語言最有趣的應用是什么?

 

Charlie:萊特幣腳本語言的應用是有限的。不像以太坊那樣可以做很多事。我認為最好的應用就是閃電網絡:通過支付通道、哈希時間鎖合約進行結算,讓支付通過多個節點進行確認,并通過腳本由基礎層進行支撐。我認為這才是腳本最強大且最好的應用。


萊特幣誕生的這幾年以來,你對它的看法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Charlie:當我第一次了解到比特幣的時候,比特幣的市值是2億美元。到了萊特幣上線的時候,比特幣的市值好像是5000萬美元。相比之下,今天萊特幣的市值是30億美元,已經是萊特幣創立之初比特幣市值的10倍了。當時我完全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成果。

我一開始創造萊特幣就是覺得好玩。所以說剛開始這只是個有趣的小項目,逐漸發展成了現在的樣子。當萊特幣市值達到10億美元的時候,我心想‘這也太瘋狂了’。這個擁有10億市值的加密貨幣不再是一個有趣的小項目了。我要格外小心,因為這是大家的幣,如果我搞砸了——例如網絡分叉,那結果會很糟糕。

 

因此,我始終遵守一個原則:向比特幣看齊。比特幣擁有這一領域最強大的開發者。頻繁的改變是沒有意義的,尤其是當我不了解某件事物的時候,就更不應該為了改變而改變了。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幣種都發生了大量的改變,然后遭到了攻擊或者搞砸了一些事,僅僅是因為他們沒有意識到改變是需要理由的。

 

這就是萊特幣與比特幣保持緊密關系的原因——這么做有好處也有壞處。壞處是和比特幣相比,萊特幣的獨到之處并不多。但我認為優勢是大于劣勢的:我們可以在擁有最安全且最強大的代碼的同時在特定領域實現創新。舉個例子,我們可以率先激活隔離見證,證明隔離見證運作順利。我們還能做很多事。比如,我很支持為萊特幣添加可互換性,比特幣也是。我認為這是萊特幣和比特幣作為健全貨幣缺失的一環。

 

當你收到一些幣的時候,你沒辦法知道這些幣的來源。如果你試圖花費兩種輸出,你真的不會在意。現階段,如果你在交易所買了10個比特幣轉到自己的錢包里,然后花掉了,假設你把那個輸出發給了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就會看到,你真的有10個比特幣——的確是有那么多錢存在的。所以說在你發送這些幣之前,你要想的是‘我應該發這筆輸出還是那筆輸出呢?’當你不得不做這件事的時候,比特幣就會變得非常不好用。

 

因此,可互換性——類似于保密交易——絕對是有益無害的。但社區可能會反對。一旦某種幣添加了保密交易的功能就可能被交易所下線,這一點是極具爭議性的,我們也看到了,在韓國很多交易所都下線了隱私幣,因為政府不喜歡隱私幣。所以萊特幣就可以針對這個功能進行測試。

 

無論是萊特幣還是整個加密貨幣領域,有什么問題是你非常擔心的?

 

Charlie:最近Core客戶端的漏洞真的給我敲響了警鐘:這個漏洞可能導致通脹問題。導致網絡分裂或分叉或通脹的漏洞真的很可怕。與比特幣相比,萊特幣的規模很小:比特幣是市值數千億的加密貨幣。一個嚴重的漏洞就可能導致其一夜之間失去90%的價值。因此這類問題真的讓我感到很擔心。而萊特幣的市值大約是30億美元,可以說也是相當龐大的網絡了。

 

原文:https://blog.sfox.com/satoshi-lite-in-2018-an-interview-with-charlie-lee-c0f115525368